中福在线2021年还会开吗

全国服务热线:

筑养路机械商砼站设备桩工机械起重

日期:2020-12-08 05:15 人气:

  六盘水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日喀则地区隧道二衬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固原挖掘机改装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中山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肇庆直立面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西安隧道二衬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昭通挖掘机改装凿毛机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潮州隧道凿毛设备生产厂家,视频,图片,规格型号,制造厂家,使用说明,内部结构图

  专利制度是一种“公开换保护”的设计,意思是发明人把自己的发明技术构思告诉全人类,国家为了补偿发明人的这种奉献精神,给予其相应期限的专利保护期(目前在我国,发明为20年、实用新型10年、外观设计10年),在这段期间内,任何人使用其专利都要经过发明人许可——我有,你就不能有。专利法与其他法律一样,都体现着古老的“公平”原则,专利法中既然规定专利权人有权提起专利侵权诉讼,那么同样,被控侵权人也有权提起确认不侵害专利权诉讼。本文就介绍**高院的一则针对提起确认不侵害专利权诉讼的判例,给出了要提起该诉讼必须符合的条件。VMI荷兰公司、固铂(昆山)轮胎有限公司与萨驰华辰机械(苏州)有限公司 确认不侵害专利权纠纷((2019)**高法知民终5号)萨驰公司是涉案NAXX型号半钢子午胎一次法成型机的专利权人,固铂公司和VMI公司为被控侵权人。

  案件大事记2018年5月24日,专利权人萨驰公司向苏州市知识产权局行政投诉,同年6月12日,移送江苏省知识产权局管辖。2018年7月12日,江苏省知识产权局前往固铂公司对涉案侵权产品进行现场勘验。2018年9月24日,VMI公司向萨驰公司邮寄催告函,要求萨驰公司撤回行政投诉或提起诉讼。2018年9月30日,萨驰公司回函,称已经提起了诉讼。2018年10月19日,萨驰公司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材料,10月26日预缴了案件受理费(实践中,去法院立案和法院受理案件不一定是同时)。2018年10月29日,VMI公司和固铂公司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确认不侵权之诉的诉讼材料,11月7日立案。2018年12月18日,萨驰公司向江苏省知识产权局撤回行政投诉处理请求。2019年1月16日,VMI公司向原审法院(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寄送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请求确认另一台轮胎成型机也不侵害涉案专利权。**高院对该案总结争议焦点有三:其一,萨驰公司提起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是否构成专利法意义上的侵权警告;其二,萨驰公司提起侵权诉讼的时间应当如何确定;其三,上诉人提起的确认不侵权之诉的请求是否超越涉案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的范围。一、萨驰公司提起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是否构成专利法意义上的侵权警告本院认为,权利人主张相对方侵权,但又不通过法定程序予以解决,使相对方处于不确定状态,确认不侵权诉讼的制度目的在于赋予相对方诉权,使其有途径消除这种不确定状态。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其审理范围在于确定原告所实施的技术方案是否落入被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其目的也在于消除原告对其所实施的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他人专利权保护范围不确定的状态,以利于其经营决策。在专利侵权纠纷中,对于纠纷由专利行政部门处理还是由人民法院审理,专利权人有一定的选择权,但无论该纠纷由专利行政部门处理还是由人民法院审理,关键均在于确定被控侵权产品或方法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首先,本案中萨驰公司向专利行政部门提起处理专利侵权纠纷的请求,表明其认为涉案的型号为MAXX的轮胎成型机侵害其涉案专利权。虽然该行政处理程序的相对方为被控侵权设备的使用者固铂公司,但对于该型号设备生产者的VMI公司,其必然认识到其所生产、销售的设备可能受到侵权指控,一旦纠纷处理机关认定构成侵权,其设备市场必然受到影响,因此,本案中行政处理程序对VMI公司经营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其次,萨驰公司提起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被请求人仅为设备使用者固铂公司,而设备的制造者VMI公司并非被请求人,VMI公司没有参与到该行政处理程序中的机会,无法在该行政处理程序中主张相应权利。对于VMI公司而言,其所制造、销售的被控侵权设备是否会被专利行政部门认定构成侵权,已经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其产品销售市场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并且其权益在相应行政处理程序中无法得到保障。VMI公司提起本案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目的,在于尽快通过司法程序确认其生产、销售的MAXX型号轮胎成型机未落入萨驰公司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从而自可能面临侵权指控的不确定状态中解脱出来并稳定其相应市场。无论如何,尽快确定MAXX型号轮胎成型机是否落入萨驰公司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既符合本案涉案各方的利益,也有利于节约行政和司法资源。本案中权利人请求专利行政部门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其处理结果可能直接影响未作为被请求人的VMI公司的利益,可认为其已受到侵权警告。因此,本案中对于VMI公司而言,应将萨驰公司提起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认定为属于专利法司法解释第十八条所称的侵权警告,VMI公司关于萨驰公司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属于侵权警告的上诉理由具有合理性,原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此外,专利权人是否滥用其权利并非认定其行为是否构成侵权警告的前提,确认不侵权之诉本身并不处理专利权人是否滥用其权利的问题,原审法院并未对萨驰公司是否滥用其知识产权进行单独认定,VMI公司、固铂公司关于原审法院未认定萨驰公司滥用知识产权属事实认定错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萨驰公司提起侵权诉讼的时间应当如何确定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与同一范围的专利侵权之诉,实质上均处理被诉侵权行为人所实施的技术方案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问题,如专利侵权之诉在先,则相对方可提出不侵权抗辩,并无必要进行相应的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专利权人未在合理期限内撤回警告或提起诉讼是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受理条件之一,如权利人在合理期限内撤回警告或提起诉讼,则被警告人或利害关系人已从不确定状态中解脱,或者可在专利侵权诉讼中解决纠纷,而无需再通过确认不侵权诉讼来解决纠纷。本案中,原审法院于2018年10月19日即已收到萨驰公司提交的起诉材料,萨驰公司亦于同月26日预交了案件受理费,可将萨驰公司提起侵权诉讼的时间确定为2018年10月19日,此时点尚在VMI公司发出催告函两个月之内、萨驰公司收到催告函一个月之内。因此,虽然本案中萨驰公司请求专利行政部门处理侵权纠纷属于侵权警告,但萨驰公司作为专利权人已在合理期限内提起侵权诉讼,VMI公司、固铂公司提起的本案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并不符合专利法司法解释规定的相应受理条件。综上,VMI公司、固铂公司关于萨驰公司提起诉讼的时间应以法院受理时间为准、确认不侵权之诉应独立存在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三、本案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请求是否超越涉案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的范围根据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制度目的,其请求确认的范围不应超出权利人侵权警告的范围,否则其将是无本之木,即专利权人的侵权警告是相对方提起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基本前提。凡相对方超出专利权人侵权警告范围的诉讼请求,均不应纳入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审理范围。本案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确认MAXX型号轮胎成型机与VMI公司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中的VMI245全自动一次胎成型机属于不同的设备。本案中萨驰公司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仅涉及MAXX型号轮胎成型机,其所使用的“包括但不限于”一语,并不意味着其请求处理事项可无限扩展至其他设备,且相关专利行政部门亦仅针对MAXX型号轮胎成型机展开相应处理程序,这意味着萨驰公司的侵权警告仅指向MAXX型号轮胎成型机。当事人不能提起超出侵权警告范围的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因此VMI公司所增加的诉讼请求,不应在本案中予以处理。如VMI公司认为其VMI245全自动一次胎成型机收到了其他侵权警告,可另行寻求救济。据此,VMI公司、固铂公司关于其增加的诉讼请求不应被驳回、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总结**高院关于提起不侵权诉讼的观点1.专利侵权纠纷中,对于纠纷由专利行政部门处理还是由法院审理,专利权人有一定的选择权,但无论该纠纷由专利行政部门处理还是由法院审理,关键均在于确定被控侵权产品或方法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权利人请求行政部门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其处理结果可能直接影响未作为被请求人的当事人的利益的,可认为其已受到侵权警告。2.专利权人未在合理期限内撤回警告或提起侵权诉讼是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受理条件之一,如权利人在合理期限内撤回警告或提起诉讼,则被警告人或利害关系人已从不确定状态中解脱,或可在专利侵权诉讼中解决纠纷,而无需再通过确认不侵权诉讼来解决纠纷。3.根据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制度目的,其请求确认的范围不应超出权利人侵权警告的范围,专利权人的侵权警告是相对方提起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基本前提。凡相对方超出专利权人侵权警告范围的诉讼请求,均不应纳入确认不侵害专利权之诉的审理范围。- END -